启东这个地方,藏了一幅“百鸟图”

2021-05-31 11:12:01来源:启东发布

525日,江海产业园长泰海滨城滩涂外的一处堤岸上,侯加尧穿着与自然环境颜色最接近的灰黑色衣裤,头戴一顶宽边圆帽,初夏午后的阳光从他头顶直射下来,他举着相机的手因为激动而有些发抖,但不敢大声喘气,怕惊动了不远处正在觅食的鸟群——足足有两三千只!

这是一群从越冬地澳大利亚迁徙而来的鴴鹬混居群鸟,将飞往繁殖地阿拉斯加,其中就有上百只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红色名录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大杓鹬。

体型硕大,嘴细长而向下弯曲,上体羽毛呈黑棕色的花斑状,脚灰褐色……大杓鹬生性胆小,踱步寻找着食物,又不时抬头伸颈观望。那片滩涂上有贝壳、文蛤、沙蚕、泥螺、蟛蜞等种类丰富的底栖生物,给它们提供了充足的食物,而周边大量的芦苇丛则成了再好不过的休憩场所。“鸟类和人一样,迁徙的过程中会优先选择满足它们‘衣食住行’需求的地方作为驿站,饮水觅食、补充能量、落脚安歇。”侯加尧静静观察,等待着鸟群飞起,捕捉最美的瞬间……

第二天,侯加尧获悉,他拍摄的5幅野生鸟类摄影作品入选生态南通 鸟的家园 生物多样性 鸟类栖息地摄影大展。

20182月,因为工作关系,侯加尧从上海来到我市江海产业园,在工作之余意外发现这里的沿海滩涂总能见到一些在城市里从未见过的鸟类,它们或觅食梳羽、嬉笑玩闹,或展翅翱翔、低空盘旋,后来才知道这些鸟大多都是从远方迁徙而来的旅鸟和候鸟。第一次拍到的是一种名叫鸊鷉的水鸟,正在踏水嬉戏,这种鸟同样被列入了《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拍到鸊鷉后,兴奋的侯加尧在同事群里发了个大红包。

三年多来,侯加尧用手中的相机细心记录着来过这片滩涂的各种留鸟、旅鸟和候鸟,旅鸟在此休憩几周,而候鸟则要待上三四个月。他欣喜地发现,来到这里的鸟类正变得越来越多,而同一种鸟的数量也在不断增加,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一种叫做翻石鹬的旅鸟,“今年明显比前两年多了很多”。

“目测把这片滩涂作为迁徙驿站的鸟类至少有150种以上。侯加尧告诉记者,来到启东后,他已拍摄了数万张鸟类照片,其中已明确分辨出类别的就达到了93种,包括濒危的国家二级保护鸟类大杓鹬,近危的保护鸟类半蹼鹬、白腰杓鹬、斑尾塍鹬、蛎鹬等,还有蒙古沙鴴、绿头鸭、燕雀、斑鸫、鱼鹰、黑翅长脚鹬等,它们中有稚鸡类、鸣禽、猛禽、攀禽、涉禽……

因为滩涂上的水面总能吸引不同的鸟儿前来,侯加尧把它们称为“魔法小湖面”。今年1月的一天清晨,气温低至零下8℃,几乎所有的河面都结了冰,而这里却没有,流水引来了三四百只鸬鹚聚集觅食,被恰巧经过的侯加尧收入镜头。他远远地躲在车里,端起相机,耐心等待了近两个小时,终于拍到了鸬鹚起飞、降落、集体扑腾、抖水的优美姿态。

“如果没有良好的湿地生态、丰富的底栖生物;如果这里的人们环保意识不强,有网鸟、驱鸟的行为,就不会吸引从远方迁徙而来的鸟儿在这里休憩,更不会有鸟儿选择第二年再次到来。”侯加尧感慨道。

为了拍摄鸟类,他更加关注气象条件、空气质量,也关注潮汐,甚至晚霞,侯加尧信心满满,“鸟比人多,人就能更好地融入大自然”。此刻,他的目标是尽快拍摄完成“启东百鸟图”。